Nici Harmonic

2.25.2017

帽子發佈會 - Jogging day

我應該算是一個有恆心的人吧. 話說我很喜歡 NIKE GYAKUSOU 某一季度的設計. 但大家都知道, 所有時裝都只會生產一季, 過了就不可能在專門店買到. 我認識 GYAKUSOU 比較遲, 所以當我知道這個品牌的時候, 我最喜歡的卻是上一季.

Name : Jogging day
Model : C40 / Weight : 60g  / Color : Khaki

就正如 JUNYA WATANABE HOMME 2009 FW 的外套. 到現時為止也是我最想買到的作品. 雖然當時買不到. 但幸好現在這個世界上有二手店, 有 EBAY, 有 YAHOO. 所以我就開始留意有沒有人把我喜歡的 ITEM 放售.一直找一直等, 直到前年終於給我找到了我最期待的 GYAKUSOU JACKET.


更幸運的是這件 JACKET 是全新和有我的尺碼. 所以二話不是就買了下來. 由美國寄到我手上已經大半個月, 收到的一刻差點開心到喊出來. 穿上身當然很美, 但...我卻發現這件外套必須要襯上當季的短褲才好看. 所以, 我把這件外套一直放在衣櫃, 而我又開始了漫長的網上尋找 GYAKUSOU 短褲行動.


難度當然比找外套的時候高很多, 因為一來放短褲的朋友不多. 二來這次找的短褲還要配合已買外套的顏色. 所以我又一直找一直等. 直到上年年尾...終於都給我找到了! 上個月, 第一次著齊一套 GYAKUSOU 出席朋友的運動聚會. 才發現找不到襯托這套運動服的帽子. 所以, 我就製作了 2017 年的第一個 CASUAL 系列. 完

2.17.2017

Interviewed by J2

如果大家在剛過去的農曆新年時有看過TVB 的J2 台. 應該會看到我在電視中為大家拜年. 對...其實我不是在拜年. 只是訪問剛好在農曆新年期間播出. 而由於這不是一個節目, 所以基本上近乎每晚也會在廣告時段播出 (每晚數次)...問你怕未


這段訪問一共有三個長度, 分別是一分三十秒, 一分鐘和二十秒的版本. 雖然看似好短. 但其實拍攝了一整天 (本來說要拍兩天, 但我當時太忙所以縮短了行程). 再加上導演鬼斧神工的剪接技巧. 令我在這次的訪問中顯得不太...白痴 (當然算不上是有型)......再次謝謝阿嘉和SUNSET


可能不是很多人知道, 其實我平時工作的位置是在屋內的一個暗角 (我覺得這樣比較有安全感...) 而工具和材料都是整齊的收納好 (盡可能在工作時, 不用移動身體, 靠單手就可以拿到工具). 但為了這次的拍攝效果, 我這次特別把工作室搬到大廳. 而工具都像裝飾的整齊地掛在牆上.


我用了一天的時間變出了這間臨時的工作室. 完成之後當我坐在工作桌上其實真的很有氣勢. 我也有考慮過這種工作室是否比較適合現在的我. 所以除了拍攝的時間之外, 我也有在這間臨時工作室認真地製作帽子. 但...最後我還是搬回自己的暗角繼續工作. 而這次的結論是. 我是時候需要設計一個有霸氣的暗角. 一個真正為 NICI HARMONIC 度身訂造的工作室.



大家有興趣有時間有心情又唔怕嘔心可以去 YOUTUBE SEARCH NICI HARMONIC 觀看本人這次的訪問. 謝謝

2.03.2017

帽子發佈會 - HE

有黑就有白, 是我製作帽子的慣性動作. 通常這麼做有兩個主要原因. 第一是可以襯托不同深淺類型的衣服. 第二是通常第一頂都有不太滿意的地方, 可以在製作第二頂的時候加以改良. 不規則立體外型實在不容易掌握. 我在製作這頂帽子的時候為了想增加層次感, 特別找來了網狀黑布.
Name : HE
Model : S28/ Weight : 180g  / Color : Black

但由於不想出來太女性化. 所以我又不想用普遍 LACE 的花花圖案. 最後找了很久才買到這款網料. 如果隨便拿匹黑布來做, 其實出來大家只會見到最前的第一層. 要是 MODEL 戴著不轉身其實一點立體和層次感覺也沒有.


LACE 在這種情況下就感發揮層次的功效. 但我又很少在別的DESIGNER 作品上看到這樣的玩法.上一頂灰色帽子的名字是 - SHE. 所以大家也不難想到這頂帽子的名字. 雖然名字已經決定了帽子的性別. 但其實不一定是男的戴這頂, 女的戴那頂. 而是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想法和決定.

Name : SHE

正如我在訪問中常常說. 帽子就已經放在你們面前, 你們如何配搭是你們的專業. 我製作帽子的同時會拍一些造型照給大家參考. 但這只是最基本最入門的配搭方法. 我相信和尊重大家的專業. 正如我只是一位農夫, 每日努力研究新品種的農作物. 而你們才是廚師, 把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菜變為出奇不意的美食.

1.31.2017

CA4LA 選的七款帽子

在我帶去 TRANOI PARIS TRADE SHOW 的 二十個 CASUAL 帽款中. CA4LA 其實共選了其中七款. 非常幸運地, 他們選的七款也是我覺得是今季最好的.


 如果有看我上年十二月的文章, 應該就知道 CA4LA 其中入的一款就是 LET IT SNOW. 因為只有 LET IT SNOW 和 ALL BLACK 才是由我親自製作.

所以我在整個十二月也沒空製作新帽子. 只希望自己能做出一批最好質素的帽子令客戶不要失望. 中間也經歷了不少錯節.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回帶看看)


有朋友問現在日本CA4LA 是否已經展出和有出售? 其實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已經付錢也沒有向我交代的義務. 我也很期待帽子上架的一天. 希望可以親眼看到自己的作品在日本展出. 再次謝謝 CA4LA.

1.24.2017

Nici Harmonic at CA4LA

故事發生在十多年前. 我第一次去日本. 當時未有GOOGLE MAP, WIFI 蛋. 在路上誤打誤撞入了一間帽子專門店. 當年我的頭髮已經很亂, 也很討厭疏頭. 所以最後在店內買了一頂 CA4LA X ANDY WARHOL 的帽子. 那時也不知道 CA4LA 有多出名, 也不知道有沒有其他分店, 以為一輩子也找不回這間店的路.


這頂帽子也是我有生以來買過最貴的帽子. 因為當年剛出來工作其實好窮, 我也不知道那來的勇氣把這頂帽子買下. 只是帽子實在太漂亮, 也沒有放下不買的理由. 雖然這頂帽子已經很少戴. 但閒時拿出來看看還是覺得物有所值. 而我十年前絕對不會想到. 十年後的今日. CA4LA 內竟然有我設計的帽子出售.


由 2011 年成立品牌開始. 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帽子可以去到什麼地方. 我只是不停嘗試製作一些比昨天好的作品. 之後就到處放一些種子, 一邊工作一邊等待種子發芽. 非常幸運地, 這幾年來雖然發芽的種子不多. 但能成功發芽的都把我帶到一些連發夢也想像不到的地方.


HKDFA, RADO PRIZE, ONLINE STORE, K11 DESIGN STORE, PARIS WHO'S NEXT TRADE SHOW, TRANOI 和這次 CA4LA. 每一步都有絕對的關聯性. 每一步對我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大步. 再次謝謝 CA4LA 的信任, 你們的 ORDER 對我來說絕對是一份肯定和強心針. 已經遠遠超越了金錢可以買到的快樂. 現在我只希望帽子盡快賣清光! 來證明你們的眼光沒有錯! 我會造一些更好的作品等妳們再次入貨!! 謝謝

1.22.2017

帽子發佈會 - SHE

2017 第一頂帽子終於都面世了! 要大家等待了很久真的非常對不起. 還有朋友私下問我 NICI HARMONIC 是不是已經關門大吉? 其實正好相反. 因為 NICI HARMONIC 上年年尾接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單一生意. (收了錢終於都可以說出來了!) 所以由12月開始就沒有停過生產帽子, 和所有周邊和後期製作.

Name : SHE
Model : S27/ Weight : 180g  / Color : GREY

其實十二月尾已經完成了所有帽子生產. 但由於錢未收到的關係所以不作公開. 而且我想在 2017年的第一個 POST 發佈新帽子. 所以由一月頭便開始正式製作新一年的系列. 大家也應該知道現在我要製作一頂新的FANCY系列是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吧! 所以可以趕在一月內發佈已經算是相信有效率.


新一年當然要來點新嘗試. 繼續鑽研我的不規則立體外型. 由於我這頂帽子是預設戴在氣質的女孩頭上. 所以還少有地用上軟身綿來作為我的材料. 在控制外型上增添了不少難度, 但整體感覺卻比用紗或網布優雅和細緻得多. 在原先準備材料的時候, 本來是打算用黑白灰三色物料來混合使用. 但其實一頂灰色的帽子在陽光和陰影下就已經乍現了完美的 GREY SCALE. 這就是我近年為什麼常用上灰色的原因.


唯一不滿足是我的照片拍不出作品的真實感覺. 而且我覺得這頂帽子一定要有 MODEL 戴著才能散發出應有的味道. 正如上年和 MODEMENT 合作的幾頂作品在沒有 MODEL 戴上之前也只像一舊不知名的垃圾. 期待著拍攝造型照的一天. 新作品雖然沒有任何新年氣氛, 但我還是想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 開開心心. 希望您喜歡我的作品. 謝謝

12.28.2016

HKCEE

又大一歲, 有沒有成長了一點點? 這問題令我想起了當年中學會考. 我讀書成績一向不好, 總共考了兩次會考. 第一次每科剛好合格. 但大家都知道在香港會考每科合格是升不了班的. 所以就被一腳踢了出校門, 幸好分數也有學校願意收留我讀 REPEAT. 才不至於要立即投卉社會工作... (其實可能比現在更好吧, 當年立即出來工作...去了做地產的同學都已經賺夠退休了.........)

Photos from Modement.hk

但問題就來了. 因為我在第一次會考時已經覺得自己盡了全力 (自己對自己說的真心話). 而 REPEAT 一年, 其實就是將已經讀過的東西再讀一次. 沒有任何新事物, 不會有任何新發現. 我何以在第二年的考試中得到比之前更好的成績呢? 所以我在整年 REPEAT 的過程中也相當痛苦. (雖然同學都覺得我當時過得很愉快)


而且最難過的, 是上年得到的分數不是累積加上去的. 意思係, 我在第二次考試的時候, 首先要得回上年的分數(先不要忘記上年已念熟的東西), 還要在這基礎上記著更多無謂的知識. 這根本就不合乎邏輯呢! 對我來說, 會考就像要你記著一萬個電話號碼, 我上年記著了5千個, 所以剛好ALL PASS. 今年我不但唔可以忘記這5千個號碼, 還要我在這5千個號碼以上記著更多亳無價值的數字. WTF!!

當年讀書對我來說就是這一回事. 雖然我在第二年得到17分. 有B 有C. 但我得不到任何快樂 (在讀書上). 雖然現在想回來, 覺得當年的思考模式很奇怪. 但, 老師有嘗試改變我們的思考嗎? 只叫我們不要死記, 真的有給過方法嗎? EEE! 其實我還未開始說我製作帽子和以前學習的分別. 但一說起自己的童年就開始無名火起...(希望會待續)

12.12.2016

不斷改良

粗略估計, 這些年來 NICI HARMONIC 已經發佈了超過一百多款設計. 幸好近年來, NICI HARMONIC 的 CASUAL SERIES 已經不再靠我雙手生產, 而是交由專業的香港車衣姐姐幫忙負責製作. 現在我主要製作客戶的特別設計 (CHRISTMAS PROJECT 或 廣告造型之類), 或一些 FANCY SERIES 的訂製生產.


但其實在 2016 的 CASUAL SERIES 裡面, 有三款帽子是近乎在 FANCY 和 CASUAL 之間. 分別是 LET IT SNOW, ALL BLACK 和 NIGHT WISH. 坦白說, 這三款設計的製作難道相當高. 一來這不是車衣姐姐的強行. 二來我也不放心把這個系列交由他人生產. 所以時至今日, 這個系列還是由我一手包辦.


今年終於算是接了一張大單. 其他的系列我老早已經交由車衣姐姐生產. 這條磨合了幾年的生產線我一點也不擔心. 而我就由上月中開始製作 LET IT SNOW 和 ALL BLACK 的大貨. 雖然我之前大大話話已經製作了一定數量. 流程已經算是統一. 但這次因為數量比較大. 而且最近買入了新器材. 所以在製作的過程中又改良了少許產品的外型.


到完成最後幾頂帽子的時候. 我又開始覺得最初的帽子其實不太見得人. 令自己困在無間的輪迴之中.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 而重點是重複做同一件事看似好悶. 但其實在不斷重複的過程中, 這些微細的改良是非常有價值的. 而且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追趕得到. 而這些需要長時間磨練才演化出來的成果 , 便是客戶最希望買得到的細節.

12.06.2016

Instagram

從日本回港已經兩星期, 除了必須要出席的活動之外, 基本上都是留在工作室製作帽子. 雖然有點辛苦, 但一想到如果連年尾也不忙. NICI HARMONIC 都應該可以閉門大吉了. 所以還是努力地不停工作. 


Photos from Modement.hk

上星期在百忙之中出席了 DETOUR 2016 的開幕禮. 當然遇見了一些老朋友. 老朋友介紹了一位來自 NEW YORK 玩空間藝術很出色的外國朋友給我認識. 老朋友同時也介紹我是一位香港製作帽子的新手. 而且加了一句 "His head pieces are very nice!"

Photos from Modement.hk

NEW YORK 朋友為了示好, 主動要求 FOLLOW 我 INSTAGRAM (原來, 現在識新朋友已經沒有人會再交換名片或 FACEBOOK 了...). 新朋友當然順道在我 IG 看看我的帽子作品. 這時我的面已經紅了. 因為我 IG 最近都是一些生活照. 而且還是剛剛去完日本疏乾的旅行照! (今次真係7到盡頭好唔型...)


我很想說平時我都努力製作帽子! 只是碰巧去了旅行所以充斥著生活照! 你手指頭動多幾下就見到我的作品了! 但我還未來得恰用英文演繹一次的時間. 來自 NEW YORK 的朋友已經收起了他的手指頭... 所以, 我當晚立即就開了一個只屬於 NICI HARMONIC 的 INSTAGRAM!!!


係, 我好懶. 其實一早已經有人叫我咁做. 但我一直覺得我的帽子和生活息息相關. (IDEA 都是來自生活之類的完美解釋) 但有時機會就是這樣沖走了. 別人不會浪費多半秒的時間去關心你的生活 (特別是有功能的人)... 完

11.23.2016

賞葉

上次到日本已經是一年半前的事, 當時去了白川鄉欣賞無窮無盡的雪景. 這次要欣賞的是日本秋天的景色. 紅色的楓葉, 黃色的銀杏, 晚上在燈光底下的葉影. 這些我從未見過的景色都一次過盡收眼簾.


在整個行程中, 最令我難忘的是揸車往北部地區出發的兩天. 第一天天氣很好, 雖然已經揸了二百多公里, 但郊區森林的楓樹比例始終不高, 所以到處還是綠油油一大片. 雖然景色已經算是不錯, 但拍起照來還是覺得和香港的清水灣郊野公園沒有太大分別.


成功到達溫泉區, 晚上開始下起大雨, 氣溫也有明顯下降. 想不到第二朝一早起來, 整個山頭就變成了啡紅色. 大自然的力量實在驚人. 一晚的變化比電影中的快鏡還要誇張. 忽然滿地都是落葉. 雖然雨沒有因為我的興奮而停下來, 但這配搭正正可以把我的心平靜下來. 在寧靜中細看大自然的美.


回到市區之後. 晚上去了六義園的燈會. 日本人做這種事總是特別出色. 由於光線射在葉子上. 葉子和影子成了最大的對比. 令整個畫面變得更豐富. 由於眼前除了葉子就什麼都看不見. 所以比平日更集中觀察葉子在微風中的形態和變化. 這些景象和氣氛都需要身處其中才能夠感受得到. 而照片只是勾起回憶的一種工具.


11.09.2016

好奇心

我由細到大都有一個習慣. 就是如果前面有兩條路. 一條看得見終點, 另一條看不到. 在不死人的情況下, 我通常會選擇行看不到終點的一條. 原因好簡單, 因為看不到終點的路有較多未知數. 可能有別人沒看過的風景, 所以在好奇心軀使下做了這個決定.

All photos from Modement.hk

三十年過去. 有時回頭看看, 不選擇大眾的決定是否真的比別人看得更多得到更多? 正所謂見過鬼都怕黑. 所以在經歷多年之後, 有時也開始不行小路. 和大眾一起看普通的風景. 


正如今天美國總統大選. 我相信希拉里勝出後世界不會有大改變. 雖然 TRUMPS 的未知數真的很吸引. 如果是以前, 我必定希望 TRUMPS 能勝出. 看看他到底有幾癲. 但經歷了香港的狼猪之爭. 坦白說, 我當年對狼是充滿好奇, 不如就看看在他帶領下的香港會去到一個什麼地方.


美國人沒有經歷過香港這幾年的洗禮. 覺得多年來平平無奇不如來個轉變是合情合理. 但我相信他們需要為這次的好奇付出代價. 更嚴重點說, 說不定全球的人類也要為他們這次的決定而付出代價. 一個癲的人勝出了選舉, 他只會為自己夠癲而自豪, 而往後日子將會作更多比之前更癲的行為和決定. 因為他相信夠癲才是勝出的關鍵.

11.02.2016

帽子發佈會 - ELISE

由我開始製作帽子, 我腦內時不時就會出現一些奇奇怪怪的圖案或點子, 而我就嘗試運用我雙手去把腦內的構圖變成實物. 五年來, 超過一百頂大大少少的 FANCY 系列帽子都製作過. 由於數量開始夠多, 我有空的時候會把自己的作品分類.

Name : ELISE
Model : S26/ Weight : 180g  / Color : Black

有些是以帶出 MESSAGE 為主的. 例如 "DO NOT DISTURB". 技巧不需要很高, 但 MEANINGFUL, 可以MAKE NOISE. 有些是無限重複類. 例如有一千個 LAYER 的 "IN BETWEEN". 需要無窮無盡的耐性和細緻手藝. 而其實我一直最想做. 放最多時間去研究的就是今天發佈的 "不規則類作品".

在我眾多的作品中. 比較出色的 "不規則類作品" 有雪狼2.0 和 黑洞. 都是我在工作室經歷了不知多少時間的嘔心瀝血作品. 因為是"不規則"結構, 所以第一筆和最後一筆都是無絕對的. 而且所有彎位也是做到才知"得唔得". 可以是做到九成時才發現其實這件作品"唔係好得" 而需要從頭再來.


就正如今天這件作品. 我原先是在製作另一款設計, 但當完成了八成的時候才覺得唔 WORK, 而且唔靚. 所以我就拿出剪刀把帽子剪碎. 發洩過後沒事好做又拿起釘書機出來釘釘釘. 突然靈感和方向就來了. 之後就拿新物料從頭開始. 就成為了大家現在看到的模樣.

(Left : 黑洞 / Right : 雪狼2.0)

而今次我覺得最成功的地方. 是這些鰓瓣不再只是一種裝飾 (如果看過"黑洞"的真身, 會發現最底層是一頂普通帽子, 鰓瓣只是圍在外面). 而是真的能夠做到透氣散熱的功能. 鰓瓣除了散氣之外, 還扮演了承托整頂帽子的重要角色. 所以, 當你看過這頂帽子, 你會明白我為什麼一直迷戀 LOTUS 的 ELISE, 為什麼見到 YIQING YIN 會俯首稱臣.

10.21.2016

Fishing

上周末晚去了釣魚. 而我們當晚選擇的地方是油錐出沒的聖地. 所以我也帶了專門用來捉油錐的工具去到海邊. 捕錐器放了大概半小時, 我就拿上來看看成功與否. 誰不知油錐一條也沒捉到, 反而捕獲了四五隻蟹. 其實, 我對蟹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 但如果不把捕獲的蟹從籠內拿出, 目標魚是不會游進去的.


但由於這個捕捉器經過我特別改良, 進得了去就很難逃走. 加上一隻蟹有八隻腳和兩隻槓. 要從細密的網子裡拿出來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弄了很久連一隻蟹也拿不出來,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唯有狠狠地把它們的槓弄斷, 再伸手到籠裡續一把它們拿出來. 雖然我知道蟹仔的槓是可以再生長出來的. 但我覺得就算把它們掉下海, 可以生存到換殼的機會也不高.


一直以來, 我對自己都有個要求. 要釣魚或殺生其實沒問題. 但殺了就盡可能一定要吃(除非是害蟲). 所以我最後把當晚所有蟹都帶回家. 第二日由我家大廚製成了美味的蟹粥. 十多隻蟹製成兩碗粥, 味道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鮮甜美味. 但我的目標始終是油錐, 看來我要在下次出發之前解決一下放生蟹仔的這個問題.


很多人去釣魚的時候, 以為釣了上來, 把小魚從魚勾拉出, 再放到大海就算是放生. 其實大多數的魚到最後都會因為魚勾的傷口受感染而死亡. 而且小魚由被勾中到拉上水面也經歷了無限痛苦. 所以我盡量都是以捕食而不是為了消遣或興趣去釣魚. 雖然結果都是差不多....

10.14.2016

帽子發佈會 - Last Summer

完成這頂帽子的一刻我內心是真的有點高興. 因為我大概沒有想過自己會製作一頂藤織帽子. 特定外型的藤織帽子必定是手功類作品, 而製作藤織作品都必定是極奇複雜和需要精巧手功, 現時市面上買到的藤織帽子大多是機械織成. 人手製作的話, 時間和金錢都不是用常理可以理解的.
Name : Last Summer
Model : C39 / Weight : 70g  / Color : Khaki

藤織帽子的特點當然是輕和透氣. 本來絕對符合 NICI HARMONIC 的原則. 但藤織作品有兩個普遍的問題而令我這五年來都一直卻步. 第一是"藤"本身是曬乾了的植物, 而植物當然會有瑕疵, 製作出來的作品就不夠高貴.

第二個原因其實直接受第一原因影響. 藤織帽子通常出現在海邊, 襯短褲和夏威夷裇盡對是一絕. 而且這些帽已經發展百多年, 所以我的存在是不是要改變夏威夷草帽子的生態. 而曷從"藤織"之中拿取其好處, 再應用在日常的禮帽之上.


所以我最後選擇了較硬的藤, 織成非常整齊的圖案, 保持圓頂禮帽的外型. 通常, 藤織帽子的邊都是比較寬和薄, 為了增加高貴的感覺, 我在構思的時候把帽邊的物料改成 Polyester Fabric. 看上去比較厚身和有質感. 模上手比較柔軟和舒服. 加上這條粗身的黑絲帶, 是不是令大家可以從藤織帽子之中感覺到一點點高貴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