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2.23.2018

AFTER NEW YORK SHOWROOM SEVEN

NEW YORK SHOWROOM 順利完成. 又繼續我新一季既工作. 剛過去的 CNY 有不同人說我是帽痴... 但我覺得潭仔三哥都唔一定是米線控, BANNERSHOP 老闆都不一定拿 BANNER 當衫著. 我也很想轉行去賣性愛用品... 希望將來成功轉行之後不會被人說我是 SM 狂魔.


每次參加 TRADESHOW 都有好多得著. 其中最重要是可以聽到別人對我最新一季帽子的反應, 從而作出改善. 每當有人戴起我的帽子, 我總會覺得還是不夠完美, 還有很多可以改善的空間, 或直接想把當前的帽子掉進垃圾桶. 你可能會問, 都已經去到第七年, 帽子也真的賣到不同地方, 為什麼還會有這個反應?


對呀! 我也很想知道! 其實兩年前我是沒有這種感覺的. 還覺得帽子已經去到一個成熟階段, 要再進行大突破的確有點難道, 或只需要進行優化的小改善. 但這次 TRADESHOW 真的有把所有帽子推倒重來的衝動. 但我其實是非常開心的. 因為這代表我可以繼續成長, 而我也很清楚知道這次需要成長的方向.


昨晚九點才坐在工作室開始工作. 十一點完成了目標進度. 但我在想, 只要我再努力一點, 其實當晚就可以完成這頂新帽子. 所以我就繼續工作到十二點順利把帽子完成. 希望這動力可以一直維持下去, 直到我可以再次完成一個能 "見得下人" 的新系列.

2.15.2018

帽子發佈會 - FZ-2

話說 6 年前我剛開始製作帽子, 當時我產量非常多. 大約一星期就起碼有一至兩頂新帽子誕生. 原因一是我想盡快佔據比較大的市場, 而原因二是我不能確認我的設計和之後製作出來的實物效果是否相同.
Name : FZ-2
Model : W05/ Weight : 50g  / Color : Grey

簡單點來說, 設計人可能習慣先有一百個設計, 再從中選出把最好的來生產. 但我卻用時間去把一百個設計也做出來. 我明知其中九十九或一百個到最後都是失敗, 但我卻相信在製作過程之中會領略到新的事情. 而就是因為這個做法, 我才可以在完成一百個設計之後, 已經有新的一百個設計等著我去製作, 頭幾年的產量就是這樣爆發出來的.


6年之後, 經驗多了點, 也開始較容易知道設計圖和出來之後的效果距離. 產量也會相對減少. 但我還是很喜歡用雙手去製作一切. 因為只有在製作的過程中才會看到問題的存在. 而每一個問題的出現, 也代表了下一季有改善的空間. 所以我現在每一季新帽子其實也不是全新的設計, 而是解決上一季的問題 (只是有時改變到面目全非), 也不像世界上其他時裝品牌以主題去設計系列.

又離題了... 其實我今天只想說, 有些你覺得很老土, 很娘, 很蠢, 很小朋友的事其實都不用太介懷, 太標籤. 不需要硬要告訴自己我長大了, 成熟了, 我過去了, 我不再停留在那個階段了. 想做就做出來吧, 因為我相信當你終於遇到對的人和事, 自然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2.07.2018

跑步

話說由上年十二月開始跟了一個跑會. 本身我是極討厭這類群體活動. 一來跑步本身是非常個人的運動, 想幾時跑, 跑去邊, 應該都是自己的個人決定. 為什麼要每星期約個時間一齊跑呢? 但由於無論我多努力都跑不了更遠的地方, 而且雙腳跑完之後總是隱隱作痛, 所以我開始覺得有學習的必要.

(網上圖片)

 這段時間雖然沒有改變我對以上跑步的看法, 也當然沒有什麼目標或參加比賽的衝動, 也對每次山長水遠去操個你死我活而感到嚴重疲累. 但這篇文章想說的是關於我學習跑步的過程. 相信每一個健全的人也不再記得當日是如何行出人生的第一步. 也不會記得當年是如何由行路學會跑步. 但當我開始學跑步, 我才知道自己其實唔識跑步.


這衝擊其實都幾大, 也令我同時反思了很多周邊問題. 原來一些你覺得應該是本能的, 用了三十年以上的方式可以一直都是錯. 只是從來沒有人會教你, 指導你. 而我就開始慢慢諗, 其實我人生有好多事情也應該是錯的. 只是我成長的環境令我合理化了這些事情. 例如中國人喜歡把餸菜放在桌中間之後一起開動. 其中一碟慣例是菜, 媽媽總是要我們多吃菜.

(網上圖片)

這概念應該有三十年, 但其實媽媽說錯了一個字. 應該是"先吃菜". 因為如果一開始不停吃肉, 最後吃多少菜也幫助不了消化, 菜菜被難消化的肉類頂著, 所以就會做成消化不良和口臭. 所以外國人都習慣先吃 SALAD. 這當然不是在怪媽媽, 因為她已經竭盡所能. 而我想說的是 - 人生每一個細節其實也是學問, 越是想去了解, 越覺得自己不足.

2.01.2018

帽子發佈會 : TA-1

我們為熱帶地區設計透氣,輕型和時尚的帽子已有七年多. 我們明白每個人也是獨特, 每個人都喜歡與別不同. 所以我們這季推出由科技和藝術家結合的 TA-1, 客人只需要在網上提供尺寸, 標誌或顏色喜好便可以訂購我們的高級訂製帽子. TA-1 先經電腦軟件進行尺寸和型態修改, 配以輕巧的材料, 使用 3D 打印技術成形, 再由藝術家進行打磨和上色. 每一頂也是獨一無二, 每一頂也充滿觸感.

Name : TA-1
Model : S35/ Weight : 80g  / Color : Gold/Black

TECHNOLOGY MEETS ARTIRST 係 NICI HARMONIC 這一季的主題. 其實 3D PRINTING 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 很早很早以前已經畫下了無數使用 3D 印刷技巧應用在帽子製作上. 但到了第七年才決定實行當然是有原因的. 而這個原因不難明白. 就是資金問題.


如果認識了 NICI HARMONIC 好幾年的朋友. 應該也知道我們是一個重質不重量的創意品牌(簡稱無錢賺). 但只要對 3D PRINTING 有少許認識的人也知道投資這個項目需要多少資金. 所以每一年我也很想做, 但又每一年都覺得未係時候做. 直到今年! 我們終於要爆了! (創意的部份)


攪創意的人常有句說話, 就是"不怕做錯, 只怕遲做"(大概意思啦!) 所以有些東西真的不可以一等再等. 不要問我投資了多少錢, 不要問這頂帽子是如果由零變成 FILE 再有兩層 LAYER 一金一黑, 想知道就過來落 ORDER 買頂回去看看吧! 還可以加入你想要的 LOGO 和指定顏色組合!

1.25.2018

NEW YORK SHOWROOM SEVEN 2018

之前摺得太耐基本上已經與外界斷絕. 最近我又跳出來找找朋友. 又好好彩給我碰到去 NEW YORK SHOWROOM 的機會. 多謝 TDC 的支持, 希望今次 SHOWROOM 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日子是 8-16 FEBRUARY 2018. 地點是 NEW YORK SHOWROOM SEVEN. 地址是 501 10th Ave, New York, NY 10018. T:(212)643-4810 F:(646)763-8940


今次展出的作品共 18 款. 和上次 PARIS 的 TRANOI TRADESHOW 已經非常不同. TECHNOLOGY MEETS ARTIST 系列和女裝系列也是第一次發佈. 很期待 BUYER 的反應, WHOLESALE PRICE 也用過心思去定. 本來六月才打算去 PARIS TRADESHOW, 突然就在半個月內推出市面, 令所有事都加快了. 可能不是最好但已經是我能力做得最多了.


自從開始了女性系列之後, 我好像有點回不了頭的感覺. 現在 WORKSHOP 製作了但未發佈, 還有正在製作中的也是女裝帽子. 說不定NICI HARMONIC 過幾年之後已經成為一個女裝牌子...放心, 應該不會的, 只要我還喜歡戴帽, 我也會不斷製作新的帽子給自己.

較早前 PARIS WHO'S NEXT TRADESHOW

可能是因為在過去的6年都集中製作男裝帽子, 總是比較剛強硬朗和機能性的感覺. 現在製作女裝帽子可以顯示柔弱的一面. 對我來說是完全兩個世界, 也令我再一次有源源不絕的念頭. 所以在找 MODEL 的時候好像和之前有點轉變, 能夠顯示女性溫柔而有個性的一面.

1.17.2018

帽子發佈會 - FZ-1

在我製作功能性帽子之外, 其實我每日還在探索各方面的可能性. 有朋友喜歡我幾何圖案的作品, 但我一邊卻想著不規則的帽子. 時時刻刻想做無縫的透氣帽子, 但一有空就忍不住製作解構系列. 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Name : FZ-1
Model : W04/ Weight : 50g  / Color : Black

再深層次一點. 其實我由6年前開始就向著這些不同方向出發. (只是當時根本不懂得分類, 就是日日把腦內的可能性製作出來). 解構主意已經去到第6季, 當然不會再停留在單調的切割再合併. 簡約的必須比以往的更輕更透氣, 要不是也沒有製作新款的必要. 所以 NICI HARMONIC 應該是一個在進步的牌子. 而不是每季定立一個主題而設計系列.

2018年是 NICI HARMONIC 第一季女裝. 當中必然有無限的可能性. 有很多男士完成不了的設計都可以在女士這邊完成 (例如把這頂帽子放大其實不會變成男裝). 而慶幸這個世界還沒有人製作出這樣的女裝帽子. 所以解構系的女裝帽就由 NICI HARMONIC 來帶領吧! (雖然這只是我一相情願的想法...)


而我最希望的, 是將不同方向的作品再拉闊, 簡約的更無縫, 幾何的更立體, 解構的更複雜. 每個方向都有獨當一面的世界, 但又有說不出的共鳴 (就是無論看到那一頂帽子也認得出是 NICI 的出品). 這些事都需要不斷的努力和時間. 所以每日也沒有停下來的理由. 在考慮過複雜和帽子重量, 製作成本和時間之後. 這就是 FZ-1, 希望有型的各位會喜歡.

1.16.2018

日本之旅

日本之旅畫上完美句號. 多謝天俾左一個咁靚既環境我地去享受滑雪. 也難得可以在受傷之前全身而退. 這次去了銀座的 DOVER STREET MARKET, MOMA 的 COMME DES GARCONS DESIGN STORE 和 神南的 LAD MUSICIAN 之類. 腳都斷開但填滿了腦內的飽飽感覺.

(上年滑完雪, 我同自己講假假地我也是做HEADGEAR的, 頭上的裝備一定要靚!)

想不到在雪山上兩天也沒事, 回到東京 SHOPPING 的一冷一熱反而令我倒地不起. 幸好睡了十二小時之後就回復作戰能力. 之後兩日在這種環境下也再沒影響. 但購物的質素真的一次比一次差. 基本上都是因為找不到更好但又不想空手而回才買下現在的戰利品. (可能是時候改變一下作戰策略了)


而我認為這次最難忘的是我們每日的三餐. 無論是在雪山上的咖哩炸豬扖飯, 還是美登利的壽司拖羅都令我們回味無窮. 由以前拿著閃鑠鑠系列找餐廳, 到之前見什麼就吃什麼(其實已經好好味), 再到現在找附近質素最好的來吃, 這樣的進步是我覺得非常享受的.


在來回東京和湯澤的路上, 我聽著 "你的名字" SOUNDTRACK, 喝著檸檬酒 SODA(早上就開始喝酒, 滑雪也在喝酒原來很有醉駕的感覺, 回到香港揸車總覺得很慢但原來已經開緊90...). 和兄弟可以去三次旅行之後還是好朋友. 這一切一切也是最美好的回憶.

1.05.2018

帽子發佈會 - TA-3

每個人都總有夢想, 而我的夢想是可以做一頂可以放大缩細的帽子. 雖然, 這幾年我也看到很多 CAP 帽以外的帽子也開始加入這個功能. 但我還是未找到一個能令我滿意的設計. 所以我就唯有自己製作了, 以下就是這個設計.

Name : TA-3
Model : S37/ Weight : 100g  / Color : Cream

帽子中間的立體設計是控制尺寸的關鍵. 帽子不會因為放大缩細而有任何變型. 這個構思其實我由第一年開始製作帽子已經想實行. 但由於技術和美觀問題所以一直沒有推出產品.


因為這樣把帽子分拆開之後, 中間的立體結構就會成為整頂帽子的關鍵. 而如果重心是改變不了, 就應該把她成為帽子最吸引的地方. 所以我把這 PART 造成了一件雕塑, 一來減輕重量, 二來當然是增加透氣度和層次感了.

天馬行空本來是蝴蝶圍著自己飛, 但失敗的製作令他身中多箭...

我覺得設計最有趣的, 就是因為地球上有很多不同類型的限制, 令你不可以把天馬行空的創作變成實物. 而最美好的事就是可以在限制和創意中的邊緣上漫遊. 而這些少少的心意, 就能夠觸動到別人的心靈.

12.28.2017

命運

你相信命運嗎? 這應該不是什麼新鮮的問題, 但我這幾天卻想了關於這個問題的一些新鮮事. 首先, 我不是相信與不相信, 而是要去證實"命運"這樣東西. 例如, 我一日揸車, 十個燈位都剛好在我經過之前轉成黃燈而迫我急煞車.


又例如每當我去到巴士站小巴站地鐵月台都剛好走了車. 又例如每次去澳門賭錢都一定輸. 大家要搞清楚! 這不是要去說明自己沒有賭運之類. 而是要證明"命"真的是由"運"去控制. 這就代表了所有事情已經不由"自己" 或 "隨機" 操控.


你可能會說, 沒賭運不代表其他事也被操控. 這是天真和無思考過的想法. 因為你這樣說已經證明"運"的存在. 而當有一樣本身應該係隨機的事可以被操控. 代表所有事也可以由"它媽的它"去控制, 問題只是它想唔想控, 什麼時間控或怎麼控.


也同時證明你不是 NO BODY. 因為每分每刻都有它監控著你. 這就好玩了, 因為我根本操控不了自己人生. 也不需要操控. 也不需要問點解我會變成咁. 因為這是我的命. 看似很消極的想法嗎? 這也只是再次證明你的無知和零思想. 因為命運已經決定了你的思想和行為. 你真的以為消極是來自自己的想法嗎? 

10.23.2017

帽子發佈會 - Turn Back Time

如果給一次回到過去的機會, 你會選擇回去多久之前? 一星期前? 一年前? 十年前? 還是出生的那一天? 我其實會選擇不回去. 因為給你機會回去, 並不代表可以同時把現在的記憶也帶回去. 犯過錯的事還是一樣會再次發生, 只是在發生的時候感覺很熟悉.

Name : Magic Master
Model : S34/ Weight : 80g  / Color : Blue

就好像現在每次犯錯的時候一樣, 感覺總是很熟悉, 說不定現在的自己已經是享受著回到過去的服務. 只是接受服務之前沒有問清楚記憶是否會跟隨. 其實沒問清楚也極像我的性格. 定還是, 其實我是知道記憶是帶不回過去, 但還是選擇了回到過去的機會?

About Time

如果是這樣, 玩法就完全不同了. 你想想, 當一個人, 不停受到錯敗和失望的影響. 但最後還是選擇回到過去再"享受"多一次. 這代表了最後還是覺得這一切也是值得的. 而就是因為有之前的所有錯敗, 之後才會有相對的成果. 所以每一個過程也是必須要的.


就正如我一定不會回到少年時代. 因為我覺得那個時段是我人生最不快樂和浪費時間的階段. 當然, 中間也有不少值得令人懷念的回憶. 但回憶留來記念就好, 真的不需要再三經歷. 因為我真的很累了. 累得現在想把所有東西棄掉, 包括我自己.

10.16.2017

致可愛的思考

朋友離開了剛好七年. 我人生第一頂帽子也是七年前這一天完成. 七年好像一段很長的時間, 但如果我七年前看到昨天剛完成的作品, 我應該還是會覺得這七年來沒有白廢. 對, 我不是要七年前的自己看看今天的月售記錄, 不是看一共得了多少個獎, 不是看和多少明人明星的合照(請對號入座), 而是看今天的作品.

但這刻我也想看看七年後的作品, 到底和今天的作品又可以有多大分別. 鑽研帽子這個學問真的太有趣, 其實我到這刻為止也不明白過了七年, 為什麼帽子世界還可以停留在這個階段. 可能是我還不夠強大, 還未有能力吸引到更多人的目光. 製作帽子已經七年, 但還是連少少的改變也沒有. 對不起....


當然, 我也明白影響力, 改變之類的東西都不是靠努力就可以操控的. 所以只需要做好自己, 其他事就由其他人去決定好了. 反正我根本控制不了. 也不應該把心思放在控制不了的東西上. 但口講容易, 在別人眼中也看似容易, 但當自己是第一身. 思想總是不由自己來控制.


七年前你是誰, 現在你是誰, 七年後你又會是誰. 這些問題本來就不值得用時間去想. 但還是控制不了. 我的思想可能就是不屬於我, 你想行前, 也決定了行前. 但思想卻以每分鐘六十次的 REMIND 要你向後行. 所以有時我會選擇和思想現遊戲, 我沒退路了. 要不一齊死去, 要不陪我向前行好了. 致可愛的思考

10.12.2017

帽子發佈會 - Magic Master

上次也說過, DISNEYLAND HONG KONG 特別喜歡我的 LET IT SNOW 系列. 所以第二頂的特別訂製帽子也是以亂網作為基礎. 但由於表演的人員多是外國人. 所以他們想我做一頂 FEDORA HAT.
Name : Magic Master
Model : S33/ Weight : 80g  / Color : Blue & Black

FEDORA HAT 對任何一個人來說也不會陌生吧. 但其實我自從在2015年跟 JAYCOW 老師之後也沒有再製作過. 這也只是我人生第二頂親手製作的 FEDORA HAT. 對一個製作了六年男裝帽子的人來說只製作過兩頂 FEDORA HAT, 的確很難令人相信.


坦白說, 做這頂 FEDORA HAT 難度真的不高, 但想不到出來的效果比我想像的要好很多. 就算未交貨已經感覺到將來戴到表演人員頭上的效果一定好好. 交貨的時間, 其實這頂帽子的驚喜對 DISNEYLAND 來說比 GANDELF 更大. 也許是因為 GANDELF 的外形比較容易想像吧.

這次和 DISNEY 的合作相當愉快, 在製作新帽子的同時也學會了很多製作 HAT BLOCK 的技巧. 在將來的製作大大增加了可能性. 也因為這次的合作認識到一些尊重創意的新朋友. 希望將來繼續有機會和你們合作! 謝謝支持!!!

10.04.2017

評分標準

這一年, 我覺得自己學得最多的不是什麼製作技巧, 而是更了解自己的品牌. 一年前, 我以為以我的工作經驗, 加上這些年來的訪問, 而且還有我朋友圈的指點和各方面的成績, 應該沒有什麼難題可以考得到我. 所以就算要我在什麼人面前 PRESENT, 基本上我都是充滿信心. (信心和輸羸沒直接關係)


但經歷了這一年眾多的 INTERVIEW 之後. 同時也經歷了好幾次的失敗. 我開始慢慢領會到這個行頭和我一向認知的世界有很大出入, 他們可能在定義成功這話題上和我生活的世界很不同. 如果你答不中他們心目中的答案, 就算你的往績有多雄厚, 構思有多精彩絕倫, 他們也只會覺得你還沒有想得夠通透.


我完全沒有怪他/她們. 因為我沒有受過正統的時裝教學, 我的答案在他們耳中就像一個行外人. 就好像你無接觸過空中服務員的圈子, 但你也可以去投考空中小姐. 當考官問你為什麼想做空姐, 如果你的答案是"因為喜歡去不同的地方", 你就已經立即被 OUT. 其實這個答案沒問題, 喜歡去不同的地方不代表會不熱心工作和解決問題, 也不代表沒有應變能力.


考官就是沒有時間再去了解, 考官就是想聽他們預設好的答案. 因為他們也是打份工, 考空姐用這準則當然沒問題, 但創意工業就不知道了. 他們有需要去深究你的創意是否大到容不下標準答案嗎? 定還是, 他們根本追不上你的思想而只覺你走得太遠. 明明就是一件好事. 但在他們眼中卻是不知如何評分. 不知如何評分的結果一定不會是滿分. 所以需要學的是如何達到他們的評分標準. 

9.22.2017

帽子發佈會 - Gandelf

雖然萬聖誕是下月31號. 但香港迪士尼樂園的萬聖誕活動已經開始了! 今年很榮幸可以和香港迪士尼合作, 製作出各種適合香港氣候的萬聖誕表演人員造型. 如果大家今年會入場玩, 記得留意表演人員的帽子, 說不定會找到由我親手製作的作品!

Name : Gandelf
Model : S32/ Weight : 80g  / Color : Black

迪士尼特別喜歡 NICI HARMONIC "LET IT SNOW" 的設計, 因為他們一直覺得藝員在表演時如果還要戴著又厚又重的帽子真的有點不自然, 加上香港的特色氣候(又熱又潮濕), 用歐美服飾似乎不太適合. 所以就希望我可以用LET IT SNOW 的技術製作巫師帽.


我聽完之後真的又開心又緊張, 開心是因為我的透氣散熱設計終於都可以大派用場. 緊張是因為 "LET IT SNOW" 的製作方法其實有它的限制. 巫師帽我從來沒有做過. 還要用有限制的做法來製作, 想了一晚, 想好了製作方法, 便答應了這次的挑戰.


如果對帽子有少量認識, 也應該知道要做這頂帽子首先要起兩個木模, 再在木模上拉出需要的形狀. 其實首兩個模子是失敗的. 幸好最後還是順利完成, 也開了一道新的模具製作之門. 將來在製作奇怪的外型時也有更好的掌握.

9.18.2017

My previous project

自從 NICI HARMONIC 開了 INSTAGRAM 之後, 為了不令 FOLLOW 的朋友覺得太悶, 我時不時就找一些有趣的照片來分享. 但我們這些常常躲在 WORKSHOP 工作的人, 真的不是時時刻刻都正在做有趣的 PROJECT. 所以我有一日就打開自己的電腦, 看看有什麼關於 NICI HARMONIC 的照片可以分享.


一找之下發現原來很多 PROJECT 都是完成了就算. 可能是因為我由 PRODUCTION 出身. 在過程中其實沒有多大樂趣, 只希望把事情做到最好, 不要令人失望. 完成了之後還要擔心出街的反應和效果. 當一切都完成之後, 我已經在忙著其他事情. 所以 "慶祝" 在我的生命裡其實近乎沒有出現過.


可能在別人眼中, 這都是一些很有趣的 PROJECT. 過程中都應該充滿樂趣. 但在我記憶中都是一些當時做得不夠好的地方, 如果再做有什麼可以改善, 有什麼不應該再犯錯, 有什麼準備功夫可以做得更足. 以上的結論都和樂趣相距甚遠, 令我想起別人說過的一句話. "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這代表了我在成為全能的帽子設計師之前, 我都會繼續在這種狀態下工作. 好聽一點就是因為我求知和探險精神比別人強吧. 什麼也想嘗試, 什麼也覺得不是沒有可能, 每次也不想只是單純的重複. 結果好多時最後都是 "搞到一獲粥". 我舊老闆 CANDY TAM 講過 "幾難得有個客人相信你的專業, 俾幾十萬你試新的效果, 你不會不去好好珍惜吧?"

9.11.2017

帽子發佈會 - Love Forever

已經有好幾個周末留是在家中, 做帽子由朝做到晚. 幸運是一點也不覺得辛苦, 只是覺得時間不夠, 還要計算好帽子的乾燥時間來安排製作帽子的先後次序, 在製作新帽子的時候, 突然又有新概念在腦內出現, 一頂帽子還未完成, 第二頂新帽子又要開始了. 這應該是自做帽以為最有衝勁的一段時間了.
Name : Forever Love
Model : W01/ Weight : 50g  / Color : Red

在這些年來, 除了客人的特定要求, 基本上我都集中在男士帽子(或中性帽子)方面. 但在2018年, NICI HARMONIC 將會推出第一季的女裝系列, 而我將會把我的女裝系列帶到 PARIS. 大家現在見到的就是系列的第一頂. 我希望 NICI HARMONIC 的女裝系列是極容易CARRY的. 就像一條頸鏈, 一副太陽眼鏡, 落街食口煙也可以隨便戴上的帽子.

FOREVER LOVE 這頂帽子的外型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創作, 在腦內也出現了好幾年. 但一直沒有製作出來的原因是解決不了技術上的問題. 也正正是因為最近找到了新物料, 所以一些以前看似不可能的帽子都可以誕生了. 就好像世界上未出玻璃之前, 其實人類一早已希望有種物料是透明的.

只不過是我在世界上未有玻璃之前已經寫好了一百種玻璃可以應用的地方. 所以當我找到玻璃之後, 就忍不住不停把自己之前的想法實行, 雖然現在還算是沒有什麼成果, 但我已經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令我有不斷向前和生存下去的動力. 因為我知道找到是一種幸運, 找不到也不是不幸, 真正的不幸是在年老的時候, 找尋已久的東西才突然在眼前出現.

9.06.2017

正常生活

終於回到正常的工作時間. 在過去一年, 我的上班時間是每兩星期飛一次美國. 意思就是每兩星期需要在通宵工作, 之後兩星期又返回正常工作時間. 不斷輪迴. 熟我少少的人也知道我是有嚴重 JET LAG的人. 平均要用2-3日時間才能適應到新的作息時間, 所以當我開始習慣了通宵生活, 我又是時候要回到日班工作.


 同事時常問我這樣的生活辛苦嗎? 我想說, 要是我生活之中只有這份工作是沒問題的. 因為我這一年可以拿所有工作以外的時間來休息. 原本我也是這樣打算的, 有留意我 BLOG 的朋友也知道我和 NICI HARMONIC 會休息一年. 但賤骨頭就是停不下來, 盡管我這一年沒有什麼特別活動. 但我還是不斷為將來而準備.


所以, 我這一年就變成一日睡3-4小時的生活. 不是我強迫自己要起身工作 (當然有時的 MEETING 是需要我睡兩小時就起身出發) 而是好多時我根本睡不著. 當中包括了樓上裝修, 樓下有人大聲聊天, 陽光, JET LAG 等等原因. 睡不著就不要浪費時間, 所以又起身開始工作.


當然, 我也覺得這一年有些不錯的地方. 例如外出的時間永遠不塞車, 任何日子都可以出發到深水埗購物, 交收或出貨的時間變得非常輕鬆, 到沙灘游水的時候別人以為我發了達不用上班. 當然我也以為別人發了達. (當你在平日去沙灘或休閒地區, 你才知道香港其實真的很多人都不用工作...) 而以上這一切方便, 也是我用每日極差的睡眠質素換回來的, 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