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i Harmonic

8.25.2016

深水埗 SHOPPING

如果你有機會走到我的工作室, 其實你除了看到我早期的作品之外(近期的通常也是賣得出才製作), 真的沒有什麼好看. 沒有大型製帽的機器, 工具都被我整齊收好. 因為我受過廣告界的嚴格訓練, 不收拾好, 如何迎接突如其來的工作挑戰?


早兩日我又去深水埗行了大半天. 昨日終於有時間坐下來把戰利品一一細看. 也將這幾年來收集過的物料版整理一下. 沒錯, 現在大家看到的幾張圖就是我這幾年來在深水埗的戰利品. 九成是網孔物料. 其他都是我路過覺得有趣而拿下.


其實我覺得自己已經算是比較幸運. 每次出發目的大概都是找網孔物料為主. 如果是一般FASHION DESIGNER. 每一季都可能要找不同的物料. 代表每一季都要把深水埗行個稀巴爛才心息 (當然視乎 DESIGNER 的要求, 知道這間店有這類, 但可能其他店又有更好更平更新的進化版物料).


以我自己為例. NICI HARMONIC 已經到了第五年. 但我每一年還是會把整個深水埗由頭到尾行一次. 而不是點對點的 SHOPPING. 過程很痛苦, 很暈, 很熱. 但如果行十次. 有一次找到一樣新的, 比之前更好的, 更輕更透氣更舒適的物料, 我還是覺得有行下去的價值. 將來, 我希望可以去到更遠的地方找我需要的.

8.18.2016

好APPS推介 - PRISMA

我好衰,我所有朋友都知我好衰,總係要將所有原本好型既事當成笑話,令身邊想走型格路線的人也只好跟我傻笑。所以型人總不喜歡接近我,怕我把他們世界的面紗拿走。除非你有十足把握,不然請不要隨便在我面前裝模作樣,這也只是我報仇的一小部份。


在我面前出現的型人,其實大部份是出於無知,或覺得無知是型的一部份。十多年前一班band友話自己只聽Metal, 覺得聽Pop歌既人好七。我當時被問,我話我有聽pop, 但我最愛Metal. 我唔覺自己七,我覺得"無知"七d, 仲有,我唔聽pop, 我同朋友去唱k點算? O! 係喎!你咁型,邊到會有朋友,"朋友"咁七!


故事二,我玩pokemon, 身邊九成朋友唔信,八成覺得我太忙點會有時間玩,一成覺得我好七,行公園打機好唔型。但我覺得,全球都hit 既野,我唔去試,係無知。呀!咁又係,你咁"型", 你唔需要了解這個世界。 我唔型,因為我擁抱這個世界。 所以你最後說,我很down to earth. 其實你也是錯的,因為你只想表達自己是離地,但其實…你只是無知。


最近在玩PRISMA 這個APPS. 它有很多不同類型的 FIFTER . 出來的效果令帽子有意想不到的變化. 在選擇效果的時候, 有幾款甚至已經是我夢寐以求的帽子設計.當然我知道真實製作和圖片本身就不可以拿來比較, 但這的確可以啟發了我的創作. 令我又可以從幾何圖案的階段轉化成為抽象主意的領域. 謝謝科技.

8.08.2016

帽子發佈會 - Nest (鳥巢)

有白就有黑. 今天發佈的帽子是以黑色膠管子作為主要物料. 因為膠管子實在是一樣很輕和通氣的物料, 所以我放了不少時間去研發 ( 雖然只是普通到不得了的飲管, 但對我來說卻是極新鮮的!  )
Name : Nest (鳥巢)
Model : S24 / Weight : 90g  / Color : White

上一頂帽子和今天發佈的帽子主要材料雖然也是膠管子. 但這次我用的是比較幼身的. 而上次我是運用管子中間的孔來排氣. 今次卻用了管子和管子之間的空隙來產生透氣效果. 

(這次運用了管子和管子之間作散熱功能)

分別當然有. 最主要是使用的管子減少了很多. 由上一頂的2448. 到今次只用大概五百多條就完成了! 減少了的好處當然是製作時間快了. 整頂帽子的重量又再下降了. 所以這次可以放在  FANCY 系列出售. 而不只是一件藝術品.

( 在日常配戴時, 正面是完全遮蓋的 )

兩頂帽子我也很喜歡. 而今天發佈的帽子要戴上街也不是一件十分誇張的事. 大家應該可以看到我在將要出街的兩個訪問裡看到這兩頂新帽子. 希望不會令大家失望. 訪問出街之前再向各位匯報吧

8.03.2016

POKEMON GO

最近全球都在玩 POKEMON GO 這遊戲. 我也是其中一份子. 但每當有朋友, 同事知道我在玩這個遊戲也很驚訝. 他們驚訝不是因為覺得我幼稚. 而是覺得我平時工作很認真. 不像會把時間浪費在電動遊戲上.


其實他們都沒有錯, 只是不夠了解我. 莫說一個遊戲, 就算是一位性玩具, 能夠令全球的人著迷, 必定有它的魔力. IDEA 是不是超正的? 還是有什麼未知私原因? 如果你不是極度自閉, 在全球化的世界裡, 是不是也應該了解一下, 試一下呢?


我當然慶幸自己有這樣做. 去一個比中秋節更熱鬧的公園. 一大班人對著自己的電話不停按. 當收到特別消息之後全人類向同一方向卉跑. 可以見證這個智能世界的畫面實在震撼, 這些像是在電影或漫畫才會出現的劇情竟然真實地出現在我們面前.



玩了一個星期, 大概也知道了個遊戲爆紅的原因. 也開始了解將來遊戲的走勢. 要緊貼潮流一點也不容易, 也需要花很多時間和精神, 而且不只在自己專業的範疇. 因為潮流永遠是一環連著一環. 所有事情到最後必定有連貫的地方. 這是我此刻向前的想法.

7.25.2016

帽子發佈會 - 2448

其實, 我 CASUAL 系列一向以功能為主 (透氣, 輕之類). 而 FANCY 系列都是以誇張來吸引眼球. 最近終於有時間靜下來就開始構思如何把 CASUAL系列的功能應用在 FANCY 系列身上. 或者可以說, 我嘗試在 FANCY 系列開發一些新技術, 將來以簡化的方式應用在 CASUAL 系列上.
Name : 2448
Model : S23 / Weight : 90g  / Color : White

膠管子很輕, 中間的孔當然通氣(已經不只是透氣級數), 但如果打平一排排放好. 當戴起的時間, 正面就會直接看到額頭. 太陽也會直接曬著頭頂. 帽子失去了所有價值. 當然, 以前我會說 FANCY 系列不需要和功能有必然關係, 但這次我就是想改變故有的製作和設計方式.

所以我在剪裁管子的時候改為了45度. 組合的時候也以45度為基礎. 這樣做就可以避免在任何角度直接看到頭部. 可能你會覺得這是一個小改變大改善, 坦白說我一開始也認為是這樣. 但其實要在製作一個球體之餘, 還要保持每一件以45度的方向排列, 而且這個動作還要重複二千四百多次. 這種感覺你應該可以想像得到了吧.



因為每一粒也要經歷上膠水, 貼上, 掉下來, HOLD住等乾的過程, 所以每一粒我都記得很清楚. 在製作這頂帽子的時候, 我想起了當年小學老師說英文中的 "HAIR" 是沒有 "S" 的. 因為頭髮的數量是數之不盡. 但其實沒有東西是數之不盡的, 只是你覺得這個數量對你有沒有價值, 和執行者懶不懶. 2448, 就個名字就是代表了以上兩點.

7.15.2016

Interview by MILK Magazine

第一次接受潮流雜誌 MILK 的訪問. 記者是型格潮人 KAREN HO. 潮人的訪問有特別潮的方法. 就是不用面對面做訪問. 而是直接把我的帽子拿去拍造型照. 之後用以 EMAIL 回答問題, 簡單又方便, 還可以慢慢想答案, 所以今次很多朋友也說訪問內容比平時的深入和豐富. 其中有幾條問題我覺得自己答得很真實, 想在這裡再分享一下.



問. 對品牌未來有甚麼寄望?
答. 希望自己可以一直堅持下去, 因為耐力才是一個品牌的永恆動力. 慢慢BUILD UP 和外國買家的信心和固定訂單. 因為信心和口碑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建立而成. 一炮而紅可能是很多人的夢想, 但時尚走得太快. 在沒有承受一炮而紅之後的慘痛爆破之前, 先要扎扎實實地把品牌的根基打好. 期待將來的各種挑戰.


問. 何時開始有創立品牌的想法?
答. 設計對我來說最大的義意莫過於改善生活, 我一向喜歡戴帽子, 但在香港這又熱又濕的環境很難買到透氣又時尚的帽子, 一次無意間製作了人生第一頂帽子, 覺得自己有能力改善帽子世界的生態, 所以便成立了自己品牌.


問. 你認為設計帽子的最難之處是甚麽?
答. 其中最困難的一樣是帽子任何一條線也是立體的. 要令工場由無中生有地明白一件立體的結構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無論是用手畫圖或電腦畫圖都需要用大量時間, 所以我到現在為止也會自己先製作首樣, 看看出來的效果再交製作工場生產. 所以時間是我們的最大敵人.


問. 能有幸到巴黎參與「TRANOI」展覽,感覺如何?認為歐洲與本地市場的差異是什麼?
答. 第一次收到巴黎展館的確認信真的很高興, 像得到了一所全球最有名的大學取錄的感覺. 在埸每一個參展商的作品也非常專業和充滿特色, 每次參與我都覺得好滿足, 可以去到一個正確的地方, 展示自己的作品給一些正確的人. 在那裡沒有懷才不遇的人, 只有不夠努力的人.

7.08.2016

Tranoi Paris 2016

說回這次 TRADE SHOW. 落機是早上七點, 反正酒店也要十二點後才有房 CHECK IN. 所以我就直接去 TRANOI 會場 SETUP. SETUP 時間由下午二時開始, 所以我放下行理之後就多了五小時到處走走. 由於在飛機上一秒也睡不著, 所以其中有一小時去了公園的草地睡覺.

當然要和自己的 BOOTH 合照

SETUP 完成, 直接回酒店, 未夠九點已經睡了, 反正明天七點就要起床出發. 第一天, 也是最多 BUYER 的一天. 人流比 WHO'S NEXT 少, 但質素很高. 基本上所有行人也是 "真正" 的BUYER. (在WHO'S NEXT 有八成以上是 MEDIA, 攝影師, 旅客, 學生, AGENCY, 其他BOOTH的員工 或其他 TRADE SHOW 的 SALES)

 和 Analamata 帽子設計師合照

而且 BUYER 也是來自世界各地的 SELECT SHOP 或 SHOPPING MALL, 很多也是我期待以久的! 例如來自巴黎, 泰國, 台灣 和 日本的 SELECT SHOP. 所以很少會出現發錯力的情況. (發錯力是指介紹了自己的產品十分鐘, 才知道對方的來意是希望你參加他們米蘭的 TRADE SHOW...喂下次你早點說我可以直接話無錢去囉...)

和 CA4LA 的同事合照

我可以說, 在 TRANOI 展出的產品都充滿特色. 像走進了一間超大型的 Lane Crawford, 我在最後一天也抽空到處看看. 真的是大開眼界. 我覺得 TRANOI 對我最好的地方是把我的 BOOTH 放在日本帽子品牌 CA4LA 附近. 所以有不少 BUYER 去完 CA4LA 下單之後也會路過我的 BOOTH 參觀一下. 其實我得到這樣的禮聘已經很滿足, 可以去到一個正確的地方, 展示自己的作品給一些正確的人. 之後的事就看自己的努力了.

7.06.2016

PARIS FASHION TRADE SHOW 2016

三年的 PARIS FASHION TRADE SHOW 終於完結了. 回港一刻最想做的是放自己一個大假. 過一些周末去 SHOPPING 的生活, 找一些無關痛癢的地方去去旅行. 不需要一有空就強迫自己腦袋構思新的帽子. 可能買個 PLAYSTATION 回來晚上喝喝啤酒打打遊戲機. 不是放棄 NICI HARMONIC, 而是我不用再著急了.

Bangkok Airport

過去五年著急什麼? 著急自己沒有時裝設計的知識, 怕下一分鐘就被別人輕易追過而對不起 NICI. 著急自己的作品不夠多, 品牌時間不夠長, 怕客人對 NICI HARMONIC 不夠信心而不選購. 著急自己追不上 FASHION 的步伐, 所以第二年已經把握出發去巴黎參展的機會, 希望在世界舞台得到肯定或否定.

République, Paris

五年過去. 放鬆了. 不著急了. 因為不再怕, 不再趕, 得到了肯定, 同時也有無數的否定. NICI HARMONIC 這棵小小的齒輪終於可能脫離這台世界機器. 而最幸運的, 是我可以選擇隨時再次接上. 但這次不同了, 因為選擇權在我手上. 近日有看溫布頓網球比賽, 網球選手都有排名, 當你嘗試玩世界排名這種遊戲, 一場大賽都不應該錯過, 無論多辛苦也要打下去, 但運動員的生命更短, 而且近乎沒有第二生命, 沒有等待的機會.

Jardin des Plantes, Paris

我承認在這三年的 PARIS TRADE SHOW 體驗不夠深入. 沒有經歷過大起大跌 (原因可能是一直在谷底吧~) 但生意有時就像愛情, 不是你想要, 就會有一段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愛情經歷. 努力過, 情信(INVITATION CARD)派過, 尊容(DESIGNED PRODUCT)執過, 去中環LKF(PARIS TRADE SHOW)企過, 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來到. 也起碼沒有白白把青春枉過.

6.20.2016

何謂成熟?

出發前的最後一個周末, 除了執行理之外就是坐著發呆. 現在一發呆輕輕鬆鬆就半天. 忽然覺得現在的力士魔力很不力士魔力. 現在的力士魔力思想太大路, 太正路. 太中小企, 太似其他品牌也會行的路. 很悶, 很沒生氣.


 什麼是大路? 慣時出新 PRODUCT, 每年去 TRADE SHOW, INVITATION CARD 太得體, PROMOTION 太正常, 相同 MEDIA 用了太耐, 做訪問時一色一樣的答案. 為了整體效果不自覺變得配合. 為了方便別人而將自己分類. 一分類了, 就只會成為這類公司的其中一粒微塵.


當力士魔力配合世界運作, 就只會成為整個結構中的一粒小小的齒輪. 整件事對我來說就變得沒有義意. 失去了原本要破壞整個生態的力量. 我問自己, 力士魔力何時開始放棄了生存自由, 變得如此循規蹈矩? 何時開始怕得罪別人而怕被排斥?


最近的訪問, 不要說讀者, 連我自己都覺得悶到想嘔. 我上 TVB 不是應該穿泳衣講有味笑話的嗎? 我去法國展覽不是應該在自己的 BOOTH 大跳脫衣舞的嗎? 我何時開始要走低調的型格路線? 因為怕將來再看自己的訪問覺得7嗎? 因為是我自覺, 或是我身邊的朋友令我相信, 現在的我代表成熟? 成熟? 成熟是什麼? 是不是可以安靜地死去?

6.14.2016

NICI HARMONIC AT CITE DE LA MODE ET DU DESIGN

距離出發去巴黎 TRANOI TRADE SHOW 只剩下一個星期. 卻出現了一個小插曲. 而其實這個小插曲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小. 因為我最後還是去不了以下圖片的地方.

PALAIS DE LA BOURSE

沒錯. 圖片的地方名稱是位置 PARIS 二區的 PALAIS DE LA BOURSE. 是我第一次去巴黎參展時無意見到會場. 一直以來我也是認定的終極目的場地. 但在剛過去的周末, 卻收到 TRANOI 的 EMAIL 說我的 BOOTH 將會在其他地方展出.


而這個其他地方就是為於 PARIS 13區的 CITE DE LA MODE ET DU DESIGN. 我當時嚇了一大跳. 以為一定是自己的作品不好, 被派到偏遠地區. 而且兩個場館的距離實在太遠. 人流一定比不上 PALAIS DE LA BOURSE. 為止, 我立即取消了所有周末的活動. 回覆 TRANOI要求回到 PALAIS DE LA BOURSE.

CITE DE LA MODE ET DU DESIGN

其實我大概也知道回覆答案. 說什麼條文寫得很清楚之類. 但想不到 TRANOI 方面的回應是如此窩心. 一方面說可以把我調回 PALAIS DE LA BOURSE, 二來細心解釋把我放在 CITE DE LA MODE ET DU DESIGN 的原因. 還把 FLOOR PLAN 傳給我考慮考慮. 當我看過自己的位置. 了解過我身邊的公司. 我決定留在 CITE DE LA MODE ET DU DESIGN. 謝謝 TRANOI 專業的安排. 巴黎見.

6.07.2016

帽子發佈會 - Yellow Door, Blue Sky and Orange Road 2.0

可能是出發巴黎前最後一次帽子發佈會. 新帽子雖然表面看來和上年差不多, 但內部結構經過改良. 帽子也輕了. 也加了 NICI HARMONIC 的名字在帽子的核心外圍.

Name : Yellow Door
Model : C36 / Weight : 50g  / Color : Yellow/Cream

原本以為越接近出發就應該越忙碌, 但這兩個星期看來就不是了. 我可以在家中坐上一整天什麼也不做. 腦袋完全放空. 對什麼事情也不感興趣.

Name : Blue Sky
Model : C37 / Weight : 50g  / Color : Blue/Cream

原本打算瘋狂發 INVITATION 給世界各地的 BUYER 來我的 BOOTH 行動也力不從心. 我總覺得文字會隱藏著筆者的能量. 要是筆者在發 INVITATION 的時候失去動力. 對方其實是感受到的.

Name : Orange Road
Model : C38 / Weight : 50g  / Color : Orange/Cream

上年, 我在出發前認真準備展覽用的裝飾. 今年也沒有. 就用場地提供的就好了. 好聽一點就是返璞歸真吧. 現實點說就是技窮. 懶得拿太多雜物. 可能, 未出發之前, 已經輸了.


5.31.2016

明周 訪問

手工藝師的手最好看,看他的手,也看他如何看自己的手。
看出了端倪,看出個故事。

時裝手藝,製作需時,度身訂造,就算是相同款式,每一件都有些微差異,謂之人性化的工藝品。


銅片、棉線、尼龍、鐵釘、醋酸鹽、皮革與水松,這些材料原本只是一件平平無奇的死物,但在工藝師的手裏,它們卻幻變成有價值的東西。在廉價服飾氾濫的今日,偏偏有些有心人,不管主流消費模式如何壟斷市場,就只想專心做好自己的設計。

一雙手,就是一個世界。
工匠,是美麗藝術品背後的無名英雄,值得我們尊敬,因為他們讓我們美麗。

5.25.2016

受薪而坐

昨天聽了一個講座. 請了一個有多年設計經驗的人來演講. 主持說給他一個小時演說. 他一開始說先介紹一下自己, 一說...介紹了45分鐘...嚴格來說, 他是曬命曬了45分鐘. 言語間我只感覺到你想說 - 這些機會不是屬於你們的. (強調自己在中國大陸演講一小時是一千大元)


人人要的東西不同, 不少同事聽得津津樂道,  聽到講者說起二十年前在怡和大廈上班. 背著圓形大窗工作, 不少年過半百的女士已經濕了. 我指的是她們雙眼, 額頭浮現四個大字 - 相逄恨晚. 但對我而言, 這一切資料都是沒價值的. 因為對我而言, 唯一有價值的是未知的將來, 而講者卻浪費了我45分鐘聽他的過去.


請他回來演講 (不知有沒有收錢), 還是他自薦上來推銷我並不在乎. 因為起碼我是受薪坐著聽他廢蹹. 但上來演說之前, 起碼也想想聽眾想接收到的資訊好嗎? OKOK!! 我承認, 房內有八成以上的人最希望演講者說說自己的過去. 這樣就可以有多點互動, 畢竟這八成的聽眾也是活在過去.


就好像我上一篇文章和記者說, 不要再問過去為何要組BAND好嗎? 告訴我現在的世界和我認知的分別吧. 說說你能看見的將來好嗎? 我知, 講者可能是知道的. 但這些資訊太貴, 為什麼要無條件告訴你們? 而答案又因為我是受薪的, 講者上來也是為了搞關係, 內容質素要求是零. 好悶, 好沒進步的感覺, 好累. 收工...

5.22.2016

堅持

我十年前夾 BAND 的時候也接受過一些訪問. 差不多在最後一次的演出之前, 有記者問我們夾 BAND 的原因. 我當時不知道是否受酒精影響, 竟然不耐煩的反問 "你可以問問我們靠什麼堅持到現在嗎?"


十年過去, 今日再想起這件事, 依然覺得很有道理. 要組 BAND, 要創業, 其實一點也不難. (除非你想做的是太空人) 成功定義人人不同, 先不要和人比較, 先不要由別人眼光決定你的成就.


但堅持就不同了. 做任何事總有順景逆景 (身邊真的有朋友是長時間順景的, 還告訴我只要個人夠正能量就不會有逆竟, 然後我們的友誼就沒有然後了.) 總有需要堅持的時間. 總有要突破瓶頸時過程.


我去北京工作之前, 朋友都好驚訝. 我去了差不多一年的時候, 開始懷疑自己留下來的原因, 有時會問堅持為了什麼? 人海汒汒, 為什麼要留在北京? 是怕回到香港給別人笑我捱不了苦嗎? 還是怕之後張CV不夠漂亮. 堅持很重要, 但同時也要懂得放手.

5.17.2016

帽子發佈會 - SUMMER FADES AWAY

第二頂 GRAPHIC 系列的帽子, 也是枯葉的原色. GRAHIC 系列已經去到第五季, 想不到"枯葉"一直未被使用. 在最後一次法國之旅, 有這頂"枯葉"作為 GRAPHIC 系列的結尾, 為這三年的旅程畫上完美句號...仍然倔強冒險一一去征討...

Name : Summer Fades Away
Model : G18 / Weight : 50g  / Color : Brown

帽子前面的三角形圖案是我在早前設計的. 意思來自香港填人 - 林夕先生在 "任我行" 當中的 "空山無人". 林夕先生在接受訪問時, 提及空山無人的意思, 意思大概是我們都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例如他本來就想去一座沒有人的山, 獨自吸取整座山的靈氣.


但之後林夕先生又再想, 山上可能有蛇有老虎. 又怕自己體力不支. 所以最後又放棄了這個念頭. 最後結論是, 任我行, 其實又行得去邊? 而我這座山, 一邊密, 一邊留空的意思, 也是林夕先生在解釋空山無人時, 用佛家的學說,“空”其實是好的, “滿”的時候反而裝不下福氣。


滿的一邊三角形, 代表了我這三十年來的經歷和過去, 沒有過去的SUPPORT, 不會有現在的路. 留空的一半, 不只是用來承載福氣, 而更重要是留來吸取學識和智慧. 我向來就喜歡 DOUBLE MEANING 的東西, 所以這個 LOGO 我設計至今也越來越愛. 也嘗試把多點 MEANING 放在帽子上. 看看得出什麼效果.

5.12.2016

什麼是成功的設計師?

上星期接受了一個訪問. 坦白說, 當我知道是明周的時候我是真心高興的. 因為入面有黃偉文和林夕的專欄. 我打趣地問記者, 我這個訪問可否夾在黃偉文和林夕專欄之間. 她認真地想了兩秒之後說 - 不可以. 失望~~


訪問一開始都是問一些正路問題, 我就正正路路地回答. 直到說起前景和成為一位成功的設計師, 我就開始火起來了. 當然不是對記者著火, 而是這個話題本身. 其實, 如果一位人兄, 說自己要成為一位成功的設計師, 其實真正的意思是什麼?


離不開都是出名, 好賣. 其實說到尾就是錢. 我常常覺得, 有這個思想的人直接去金融界搵錢就好了. 為什麼要用時裝這超難度高的行業, 兜個大圈去搵錢. 答案很簡單 - 有型. 一個人, 第一日開始設計衣服, 就已經是 FASHION DESIGNER. 他不放棄的話, 永遠也是 FASHION DESIGNER.


所以, 要成為 FASNHION DESIGNER 一點也不難. 覺得難是因為搵不到錢, 出不了名, 所以就放棄了. 用自己的努力, 在其他地方搵錢, 去 SUPPORT 自己做喜歡的事, 別人就說 "那你設計就是為了興趣啦". 在很多人眼中不夠有型. 甚至立即幫你收起"設計師"而直接改用"愛好者"來稱呼你. 但如果有型是用來滿足別人的眼睛. 我情愿很不有型地永遠做自己喜歡的事.

5.10.2016

JAYCOW 老師撤離香港

這幾天收到最震撼的消息, 是香港最有名的帽子設計師 JAYCOW 宣佈離開香港. 我和 JAYCOW 這幾年由陌生成為朋友. 由祟拜到今日的敬仰, 由初相識時只談帽子, 到現在說生仔/教仔經. 慢慢建立我們之間的友誼.


雖然我在私下大概半年前已經得知她們即將撤離的消息, 但當我在 FACEBOOK 親眼看到她們的正式發佈, 心情還是非常複雜, 眼有淚光. 因為我不但少了兩位朋友, 香港更損失了一位對帽子有重大貢獻的製作人. 也代表我將來要進修帽子技術就更難了.


JAYCOW 老師 (跟了 JAYCOW 學造帽子兩次, 共7日, 稱她為老師也總算可以了吧) 在上年告訴我有出書的諗頭. 還說在書中預留了一點空間給我寫作. 我一開始當然以為只是客套說話, 誰知道她真的介紹了她的寫手給我, 還希望我寫二三千字的文章.


和寫手見面之後, 我用了好幾天的時間認真地思考寫作內容. 寫手希望我寫多點自己製作帽子的技巧和對 JAYCOW 老師帽子的看法. 但, 我思考的是, 雖然這幾年在帽子世界也算是有點 "成績". 但我作為後輩, 其實我沒有任何評論資格.


所以我又開始跟著自己對 JAYCOW 老師的敬仰之情而繼續寫作. 寫好了, 收到他們的第一個反應是 "太擦鞋". 但我想說, 我已經儘力收起我的仰慕之情. 因為對我來說, JAYCOW 的技巧是國寶, 她的製作是真正的藝術. 我回家再看一次自己寫的文章, 無喎! 寫的都只是事實! 請笑納!